无人干涉的内容发现与A4Reading

「软件最懂你!」可能是为许多工程师所认可的,只要你勤于点赞,多拉歌单,算法就能源源不断的吐出你喜欢的音乐。

不鸟万如一在《IT公论》中多次暗示,这种观点在多个层面看来都十分幼稚可笑,在没有历史观的技术者看来,技术的演化史一个线性的过程。但认可东西的演化过程都是经历了许多回头路和死胡同。

对于Apple Music来说,人工选歌还是算法推荐是一个问题,但任何真正试图卖过内容的人都明白一个真理:内容永远是unscalable的,因为人的喜好与情绪、情景、所在地和机缘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只要这些变量没有被完全定义出来,并得到可靠测量,在内容发现上安全取消活人干涉,完全就是痴人说梦。

来源: [免费试读] IT 公论不鸟万书评:Understanding Apple Music the Hard Way ‐ apple4us

书籍与字体的变化,是西方「图像装饰」的演变史

书籍中的字体变化和图像装饰随着历史的变迁在不断的变化。

从最一开始纪念碑上的字体,需要庄严肃穆,到后来因为手抄的原因大范围转为哥特体。在整个变化过程中,承载了大量的宗教、科学、政治、文化、经济因素。这篇文章中大致介绍了整个文字与图像装饰艺术的变迁与发展,难得的好文。

P.S. 在文章最后有一个可以看到大量海报的网站,非常有趣。AllPosters.com

来源: 书籍与字体的变化,是西方「图像装饰」的演变史

我们这是经济系,同学你搞一堆物理公式做什么?

这是一片来自知乎日报的文章,文章的具体内容我一个字都没看懂,但作者的签名引起了我的兴趣「一切都是约束,一切都是偏好」。

这句话的有意思之处在于,暗合了我一直相信的一条理念「一切都是价值选择」。人在做决定的时候,都是参考自身价值体系的。对于选择而言,就是选择那些对自己最有利的选项,或者说是那些给自己带来更多价值的选项,无论是在消费一样商品,还是做慈善。之所以可能做出了不利于自己的选择,是因为在这个人做出选择的那一刹那,这个不利的选择是具有最大价值的。因此,人的价值选择「偏好」是动态变化的,而且根据情景不同,变化的范围可能令人咋舌。

来源: 「我们这是经济系,同学你搞一堆物理公式做什么?」

“努力”有什么不对?

在数百万年的演化中,人类习惯于行动先于思考,因为我们可以从行动中获取安全感。但我们已经不是生活在大草原上了,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都是有很长期限的,可以仔细想好再说。

拼命扭转局势的人固然值得赞叹,但更让人赞叹的是,那些在生活中时时努力,让困境不会到来的人们。生活中有时需要爆发力,需要短暂的忽视其它目标,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。

真正的努力贯穿于日常生活当中,这里克制一点,那里谨慎一点,养成几个好习惯,这才是该努力的地方。

来源: “努力”有什么不对? – 猛犸 | 豆瓣阅读

为什么创业公司需要一流员工,而非二流

什么样子的人可能是一流员工:

他们不一定只是来自大牌公司,他们也可能来自一些失败了的创业公司。
他们不一定都来自顶尖学校,但他们一定会是能快速学习的人。
他们会受成功愿望的激励并且他们常与其它一流员工在一起。
他们不一定是最聪明的,不过他们想要胜利,并且他们知道学习和执行是真正取得胜利的两个关键因素。
尽管他们不想,但他们可能会离开。如果他们与公司的方向一致,那就需要找到留住他们的方法。如果他们不和方向一致,他们完全可以毁掉你或你的公司。
他们并不常因为官方承认或经济奖励受到激励,不过这些都需要给。这样其他的一流员工可能会被吸引而来。

来源: 为什么创业公司需要一流员工,而非二流

形而上学之路:永不过时的康德与黑格尔

这段话结合了物理层面的高维空间到哲学意义中,最后又投射到对现实生活的指导。

对人伤害最大的其实不是一时的痛苦,而是对未来痛苦的恐惧。这就像打针对于孩子来说,可怕的地方在于排队,在于来苏水味、叮叮当当的针管以及胳膊上的凉意。真正的肉体疼痛与此相比微不足道。我们怕穷,并不是因为我们不能忍受粗糙的吃穿,而是因为不愿意整日生活在对贫穷的恐惧和屈辱中。我们不愿意忍受的是那种担惊受怕的状态。

我们自己其实是由无数个时间瞬间组成的。我们的感受只是此一瞬的。而这一瞬的痛苦,前面从二元论的角度讨论过了,并不难忍受。至于未来尚未到来的痛苦,此时并未加诸我身,对我也就没有伤害。

来源: 形而上学之路:永不过时的康德与黑格尔 – 林欣浩 著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| 豆瓣阅读

形而上学

我们在学校里学习马哲的时候,课本给我们的解释是:“形而上学就是用孤立、静止、片面的方式看待问题。”

然而真实的情况是这个样子的:话说回到古希腊。亚里士多德是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,他写过很多的著作,从哲学到物理学,涉及了很多学科。亚里士多德是写痛快了,想研究什么就写什么,可给整理他书籍的后人犯愁了。这么一大堆包罗万象的著作,该怎么分类、命名呢?

一个叫安德罗尼柯的人想了一个好办法。他用“研究有形体的事物”和“研究没有形体的事物”,把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分成了两大类。

前一类著作编在一起,起名叫《物理学》。后一类作品,也就是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作品,也编在一起,放在《物理学》的后面。当时没有合适的名字称呼它们,就给起了一个名叫metaphysics,意思是“物理学之后”。

也就是说,形而上学研究的是那些高于物理学的、看不见、摸不着的学问。这就是“形而上学”这个词最早的来历。

然而,“形而上学”的翻译也非常棒,中文典出《易经》:“形而上者谓之道,形而下者谓之器。”

来源: 形而上学之路:永不过时的康德与黑格尔 – 林欣浩 著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| 豆瓣阅读

神秘的 Master,让棋坛回想起被 AlphaGo 支配的恐惧

19 道棋盘纵横 361 路,胜负固然是零和的,但只要差距别太过分,你赢得再多总要允许对手划出属于他的地盘。在这个过程中你的贪心、怯懦、犹豫等等一切情绪会带来哪些反馈,从好的构思到好的过程再到好的结果,这中间又要经历些什么,是围棋的价值所在,而且是目前各路模拟经营类、战旗类游戏都不好替代的。

来源: 神秘的 Master,让棋坛回想起被 AlphaGo 支配的恐惧